您的位置:飞客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灵婚簿 > 第1263章:七七回煞

《灵婚簿》 第1263章:七七回煞

    她眼睛一亮,用较流畅的语言说道:“我明白了,把心里要做的事情从嘴里说出来,这样达到心口如一,则说话就很利索了。”

    很多时候,不管动物还是人,单一的想说话,心里却不去想做什么事情,那很难把话说利索。如此心口不一,也等于是撒谎,于是就会出现结巴、慌张现象。

    “对,你的领悟能力不错,一教就会。”青璃淡淡的笑道。

    “谢谢,谢谢!”她开始忙碌着,熬制完一大锅卤味,又接着熬制第二锅,嘴里不断的说着,不知不觉,忙碌的天快黑,已经熬了三大锅。

    “太多了,卖不出去,天可是会越来越热,会坏掉的。”青璃提醒道,“你别太死心眼啊,我教你熬制卤味说话,你就只会这一样吗?要学会举一反三!”

    “哦,对,对,我还会洗衣服、铺床、叠被、捏脚、捶肩膀等等!”说着,她就开始去忙活其他家务事。

    青璃拉着我的手离开这里,回到聚仙堂,温柔的问道:“离未,我给你洗脚、捏脚吧!”

    “啊!?不要了吧……”我惶恐不已!菩萨给我捏脚,我何德何能!

    “狗都能做到这份上,而我既然化现为妻,却一直都未曾想过这般照顾你。我觉得我做的远远不够,我该反思!”青璃思索着道。

    我连忙摆手:“不用,真不用,我怕我会折寿!”

    “你想多了,你不要总把我当成菩萨。既然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那就应该做女朋友、妻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你负责赚钱,我负责家务,咱们分工明确。

    否则,就是你来操持家务、我去赚钱。

    不然的话,我存在的意义为何?当一个妻子,却不尽妻子该尽的,有不如无。那么我这个菩萨女身也就不配称作观音菩萨的化身!”青璃说道。

    “这样吧,暂时不用。女朋友是不应该给男朋友洗脚、捏脚的。毕竟还没有过门。如果嫁过来,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我说道。

    青璃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那好,说定了,等我嫁给你的那一天起,我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事!绝不让你在家里受我的半点气!”

    最后这一句话,叫我感触良多!

    浮躁的风气导致如今的人结婚不是过幸福的生活,而是相互给对方找气受!

    无度的索取,从不过问自己的良心是否安稳,导致灵魂扭曲!

    姻缘,早已经在物欲横流中变了味!

    我所努力的方向,定然要改变这些。

    “娟娟,我回来了!”王哥骑着三轮车回到家中,看到老婆在忙碌着,喊了好几声,她都不答应。

    “在忙啥呢?啊……你今天是咋了,卤味家里已经堆积的够多了,咋又熬了三大锅。柜子里好几年都没整理的旧衣服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收拾呢?”王哥表示不解。

    她一边忙碌着,一边念叨着,说起话来越发的利索了。

    “娟娟,你今天怎么像变了个人似得……不过,你的嗓音有点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真的吗?”她开心的笑了。

    “对,到底发生啥事了?你怎么一天变一个样?”

    她显得有点不高兴,低下头嘴里嘟囔着、整理着家务。不情愿再搭理王哥。

    “你到底咋了啊!”王哥一时情急,就硬生生扳着她的双肩,面对面盯着她。从来没有敢这么直视她,突然这么做,觉得以前的那个动不动就抱怨生气的母老虎也不是那么可怕啊!

    “哼,人家不叫娟娟!”她有点撒娇的表情。

    “嗯?你不叫娟娟那你叫啥?”

    “我叫小黄花!”

    王哥笑喷了,说道:“那是咱家狗的名字!”

    “我就叫小黄花!”她坚定的说道。

    “不是,你叫小黄花了,那咱家狗叫什么呢?”

    她眨着眼睛说道:“也叫小黄花啊!”

    “那你们岂不是成了一个人?”王哥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啊!”她殷切的说道。但王哥以为这就是句玩笑话,便没放在心上。说道:“我饿了,咱们吃饭吧。”

    她显得很失落,明明就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了,可是榆木脑袋听不懂。没办法,慢慢来吧,或许现在他还不会接受自己的妻子已经成了一个狗妖。

    她将电话拿过来,让把备注名字改了。王哥欣慰的道:“以前喊你很多次改,你总是说我赚不到钱,懦弱无能,就不改。现在想改成什么?”

    “丈夫!”她流利的吐出这两个字!

    王哥笑了,笑的差点哭出来。

    时间一晃十多天过去了,这一天元宵节,我和青璃正坐在屋顶上看烟花,忽然下面传来了犬吠声。

    “好像是小黄花,它进不来聚仙堂,咱们下去看看吧。”我跟青璃走了出去,小黄花赶忙跑过来,咬着我们的裤腿往远处拽。

    “看它挺着急的,一定有什么事情要说,跟它走!”离聚仙堂远了,她变成人形,慌张的说道:“再有几天就是七七回煞,到时候我丈夫他恐怕熬不过当晚的冤魂索命,求你们救救他!”

    “你是说王嫂的冤魂会回来吗?”我问道。

    “对,就是她,她是横死的,是那个男的杀了她。那男的根本没有想过要娶她,嘴上说说,也就是哄她开心。谁知道她当真了,抛弃了王哥后去找那家伙,还管人家要二十万彩礼钱。

    人家不给,她死缠烂打的,说要告人家强她。她们在一起苟且的时候,每次她都有留心收集证据,以备日后翻脸的时候好索要金钱。这把人给惹怒了,便痛下杀手。

    我被王哥救了之后,就预感到他会有危险,所以那些天一到夜里我就悄悄的出去找那个贱人,被我找到了。我守在旁边……我……”开始那一大段话说的很流畅,这些天她没少下苦功夫,但说到这里,显得结巴。

    我说道:“你不用隐瞒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早就知道,所以你的身份我们早看出来了!”

    “那好,我就直说了,七七回煞,可比头七回煞严重!

    头七回煞,是家魂。七七回煞,是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