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飞客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魔女逆天:双面帝尊靠边站 > 第162章 重塑

《魔女逆天:双面帝尊靠边站》 第162章 重塑

    “愿意。”虽然声音不大,但面面相觑之后,还是给了一致的答案。

    毕竟,他们不傻,凤族中人向来不在乎世俗之名,想做便做了。

    如今天帝已经将他们列为眼中钉,如果出去自投罗网,岂不是正好中了那小人之计?

    不如先再在此多做打算,先养好伤再等待新的凤皇决定到底该何去何从!

    “既然凤族愿意暂留魔界,那便由云寒君带大长老去那梦玉之地吧,记住,魔界若有胆敢冒犯者,本尊定斩不殆!”

    姽婳微微躬身,对着下面曾经她一手培养出来的云寒——魔界七君,吩咐道。

    “术赤告辞!”凤族大长老也是个明白人,当下便随着那清冷男子带着剩下的凤族中人离去。

    凤族答应留在魔界,让一直忧心的姝凰也悄然松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姽婳看着凤族离开,那本就是虚无的身影又一瞬间的摇晃,突然变得透明,就即将消散一般。

    停了停,她审视着皆是对她臣服的魔,唇角似笑非笑,荡漾起几多冷意,又慢慢开口道:

    “诸位,如今的本尊只是一缕残魂,本身在天帝手中,还有鸿钰那厮在,整个魔界对上,必然落败。”

    “本尊如今不愿魔界再有任何闪失,所以,本尊准备另寻复生之法,魔界七君和四煞每日给本尊供应鲜血于魔域圣地,本尊便可施以血咒重新凝聚成新的躯体。”

    “届时恢复全盛之时,便可所向披靡,踏平整个天界,一洗魔界七千年之辱!”

    “所以,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什么,天界又传出什么消息,诸位一概不用理会。本尊自然有把握百年之后以一缕残魂重新复生,所以白蓦然那个身体,不要也罢!”

    “若是被本尊发现这百年之内有谁胆敢违抗本尊的命令私自做些什么,休怪本尊心狠手辣!”

    姽婳继续冷冷地开口道,那一双嗜血杀意的红眸,再次扫过下面神色各异的魔界众人,威压尽出。

    那天生就属于上位者的气势悉数压下,让人几乎生不出再去违抗的念头。

    因为,那一双如恶魔般的红眸,拥有着让人震慑和惊惧的能力,哪怕只是轻轻掠过,也有一种让人如坠深渊的恐惧。

    “是!”魔界七君和四煞,还有那大大小小的几大长老皆不敢再多说什么,恭敬地垂首拜道。

    毕竟,在魔界被封为至尊传奇的魔神出口,那便不容得半点置喙。

    那是绝对的信服!

    属于魔神姽婳的权威!

    “如此,那诸位便先行回去吧,本尊暂时处理些事情,明日本尊前往魔族圣地时,魔界的事情便交由七君和四煞你们商量而行。”

    姽婳摆了摆手,神色有些倦怠。

    很快,这大殿之前便只剩下了姝凰和姽婳两人。

    那一座黑金色的宫殿,低调中透着奢华,隐隐看去,又有种肃杀冷寂之感,周遭缭绕红黑色的雾气,更添了几丝阴冷感觉。

    姽婳轻轻挥了挥素手,虚无的身影便很快飘了进去,姝凰也不再犹豫,缓步走进,反手将这大门给阖上。

    这殿宇很大,转瞬之间燃烧起几颗蜡烛,照亮这黑暗的空间,恍然间,似乎掠过几缕陌生的气息。

    姝凰抬手就要挡去,姽婳却出手压下了她的动作,轻声道:“是楼雪!”

    姝凰半信半疑地抬头望去,果然是一直跟在那个帝尊鸿钰身边的上仙,只是此刻她还是有些难以相信楼雪到底是哪一派的,不由得迟疑地开口道:“他——”

    “姝凰,你应当是知道幽澜的身份吧?”

    姽婳神色无异,看着姝凰点了点头,有些悲哀地开口道:

    “天界大战,澜姐姐之所以冒着与整个天界对抗的风险,为的也是他。”

    “他们?”姝凰心中陡然明了,难怪幽澜那样看似温雅实则任何人都不能被她放在眼中的幽冥之主会如此大闹天界。

    原来至始至终,也不过是为了一个情字……

    “其实,我还有另一个名字,昔日的太子的华霁!”

    楼雪慢慢开口道,虽然提起这个名字那种不甘和痛恨就会翻涌而起,但他还是掩藏的很好,继续开口道:

    “所以,凤皇不必怀疑我对天界的恨意,因为那个所谓的天帝和帝尊都不过是把我当做一个棋子,到底该如何抉择,楼雪很清楚!”

    “太子华霁,青丘女君和天帝的嫡子!”这下连姝凰也有些被骇道了,思绪似乎有些模糊起来。

    对,六千年前,青丘女君嫁给天帝之后被传出了谋杀天帝,天界众仙皆有所见,最后不得带着太子殿下跃入了那轮回台,从此香消玉殒!

    谋杀天帝,明眼的都明白那不过是天帝的说辞,因为青丘女君陨落后,天帝便封了继任的青丘女君为天后,太子华封也就突然冒了出来。

    那年岁,几乎与死去的华霁一般大,虽然这继后没过千年便因为莫名的原因陨落,但终究是可以看出来,天帝与其之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

    至于那件事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青丘狐族白帝不追究,那其他众仙自然也谈不上再过多置喙。

    此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却不曾想,竟然还有如此一说!

    “当年,帝尊鸿钰受母亲所托,相救与我,但千年后,我却相信了那个从来不曾半点在乎过我的父亲的话,成了他放在帝尊鸿钰身边的棋子,在失去了价值之后遭到毫不留情地抹杀!”

    “至于鸿钰,他也不过是将我当成一个安心天帝的棋子,从不曾把我当成他所信任之人来看待。”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揭开那个好父亲的真面目,让他身败名裂,拿走他苦苦追寻一切的东西!”

    楼雪清清冷冷的面容上也带着阴狠,那种气势与埋在心底的恨意,让姝凰在一刹那就明白了所有。

    “这是应该的——”姝凰叹了一口气,按了按眉心,有些犯愁,目光微微看向一直在她身边的姽婳。

    突兀发现对方面色难堪到了极致,痉挛着,颤抖着,那一道虚影开始迅速变得透明,仿佛下一瞬就要突然归于幻灭。

    甚至于一瞬间,便直接化作了了一团暗黑色的气息,几尽萎靡。

    姝凰惊道:“姽婳,你的灵魂为何变得如此虚弱?”

    56_56863/127563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