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飞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来寻 > 第231章 你是几品

《来寻》 第231章 你是几品

    章叔同虽对林启颇有些瞧不上眼,但他还是选择相信王慎的眼光,想来那林启或许不算太坏。

    章叔同便姑且将那日在官道上所见的事当作是少年顽劣。

    结果倒好,很快又听说林启的手下当街杀人。章叔同便气咻咻地对王慎道“依我看,这小子的手下人三番五次干出欺男霸女之事,他自己也绝计不是好鸟。”

    王慎不急不徐地摆了摆手,便递给他一张纸,道“这是我让王耕去收集的情况,你先看看吧。”

    章叔同略略看过,一双眉毛便已拧起来。

    “这黄宝也不是个好东西,死得该。”

    王慎叹道“人既已死,该不该的也不由你我说了算。但此番,想来是有人在针对这林小子。”

    章叔同道“那又如何,也该让这小子吃些苦头。”

    王慎苦笑不已。

    章叔同又道“他在这青州城无凭无势,想来也只有来求助你吧?”

    “或许吧。”王慎道。

    章叔同在王家等了整整一天,却也未见到林启上门求助,他只好又问王慎道“那小子真不会来?”

    “叔同兄若是好奇,可以自己去看看。”王慎正气定神闲地捧着书看,随口笑道。

    傍晚时分,章叔同还是忍不住来到悦来客栈,却见林启正坐在大堂上,如王慎一般气定神闲地端坐着。

    “你小子,出了这样的事,还这么坐着,莫是不在乎手下人的性命?”

    林启给他斟了杯茶,笑道“前辈如何能这么说,晚辈只是相信朝庭法度定会还他们一个清白。”

    章叔同冷哼一声“呵,朝庭法度……”

    他心中不屑,却也不好在这上面诋毁什么。只觉得这小子滑头的紧,和年轻时的王慎一样讨人厌。

    “对了,敢问前辈,神医的回信到了吗?”林启问道。

    章叔同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林启的意思。

    这小子呆在青州本就只是在等那封回信,若是信到了,他大不了劫了狱扬长而去。

    哼,年纪轻轻就这么虚伪,嘴上说着朝庭法度,心中却毫无顾忌。

    章叔同便哼道“哪有这么快,至少还要五六天。”

    “哦。”林启应了一声。

    “你小子坐在这干什么?”

    “没什么,听他们说的有趣而已。”林启笑道。

    章叔同倾耳听了听,却是大厅里好几个食客正在谈论,内容无非是昨日的凶案,然后便是诋毁寒盟、诋毁林启。

    “他们说的是真的?你在太原就开始这么无法无天了?”

    林启笑道“那比他们说的要凶恶得多了。”

    章叔同将信将疑地问道“那他们为何还敢在这里说你的是非?就不怕你发火?”

    “那自然是因为有人……”

    突然几个捕快如狼似虎得扑进客栈里来。

    “林启何在?”

    这一声吼,吓得厅上正在嘀嘀咕咕的几个食客脸色惨白。

    林启?

    那匪首当真住在客栈里?

    林启已立起身,彬彬有礼地对那几个捕快道“在下林启,不知差爷有何贵干?”

    那几个食客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心道他……他就坐在我们后面听?为什么?是要认清楚俺们,然后杀人灭口?

    却见那捕头喝道“林启,你杀害黄姚氏,罪证俱在,现将你逮捕归案,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林启愣了愣。

    “黄姚氏死了?”

    他下午见黄姚氏时,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因此也没有将她带回来。

    “还是大意了啊。”

    但若不是有人跟踪,那便是人家计算到了自己会去见她?

    这家伙不简单呐……

    手镣将要戴到他手上时,林启忽然一挥手。

    “想拒捕?”那捕头狞笑一声,喝道“拿下这小子。”

    林启忽然板着脸道“什么这小子那小子,你要叫本将‘林校尉’知道吗?”

    那捕头一呆,却见林启从怀中摸了一块金闪闪的令牌出来。

    “自己看吧,本将乃朝庭亲封的七品翊麾校尉。来拿我?呵,你又是几品?”

    那捕头神色讪讪的,嚅了嚅嘴,不知如何回答。

    连章叔同的脸色也奇怪起来。

    这小子……

    这种事,该怎么说呢。

    “七品武将,鼻屎大的官,老夫见得多了,也没见过那个这么嚣张的。”

    章叔同想着,往后了一步,离林启远了一点,不然实在是觉得有些丢脸。

    那捕头喃喃道“那……这个……林校尉,您杀人了,这件事……”

    林启脸一板,叱道“我杀的人?我会杀人吗?你污蔑朝庭命官,知道是什么罪吗?”

    “我……我……我,但是县令交待……”

    “你们县令是几品官?”

    “七……七品。”

    林启点点头,喃喃道“那也就跟我一样嘛,行,我去见见他。”

    章叔同心中简直不知如何去吐槽。

    “人家是文官,你是武官,能一样吗?”

    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要脸。

    他暗暗思忖起来依目前的情况上看,那黄姚氏应该不是这小子杀的。但,若真的是呢?

    那边林启抚了抚衣服,正要随那群捕快出去,却觉得衣角被人拉住。

    他回头一看,却见徐瑶抬着头,一脸担忧。

    “没事的,”他笑了笑,道“不过是吕县令请我去喝茶。”

    徐瑶只是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林启在她头上轻轻一拍,转头对沈焉如道“保护好我东家。”

    见沈焉如应了,林启便对那捕头道“我们走吧。”

    吕炳这两天颇有些志得意满,觉得自己向这青州府的高官又贴近了一步。

    现在到好,昨天刚判了一件案子,今天又有一件。这功劳一天来一点,自己岂非很快要平步青云?

    若是明天再有一件案子就好了。

    吕炳摸着惊堂木,心中计定,等会儿那林启来了直接将他打入大牢,逞一逞威风。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捕头便带着一个少年步入县衙。

    那就是林启?太年轻了吧?怎么也不戴镣铐?这可是土匪头子,若当堂暴起,可如何是好?

    “来人,快把他给本官铐住!”

    “吕大人,你是八品官,本将也是。哪能说铐就铐?”

    吕炳微惊,喃喃道“你是什么官?”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