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浮在空中,在天然宫与百卉宫重新合二为一而成的【斗术宫】外布好禁制,然后依照灵气走向划分好了山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北方冰原吞噬了中原神州无数的灵气,没有数万年的休养生息,恐怕难以恢复。

    须须老祖被旦夕真君在逃跑之时摔在冰雪之中,被禁制锁住了双脚。等她回过神来想要摆脱禁制离去时,早被曲杨和摔琴堵住了去路。

    须须老祖冷哼一声,还没有将这些后代弟子放在眼中。“你们两个小辈想要做什么?敢挡老祖我的去路不成?”

    曲杨嘻嘻一笑:“你就是我天然宗的老祖了吧?啧啧,我还是第一回见到,跟画像上不同。”

    须须老祖呲牙裂嘴地挥舞了几下自己庞大的枝丫,装得凶恶无比的样子说道:“跟画像上不同?你看看那天然宫跟百卉宫还和以前一样吗?时代不同了,什么都不一样啦!你们赶紧滚开,不然莫怪本尊翻脸无情!”

    沐初音带着自己的金蝉一跃来到近前,手一指:“你要怎样翻脸无情?你动一下摔琴妹妹试试?”斯剋鞑金蝉露出更加凶恶的神情,作势张嘴就要咬向须须老祖。

    金蝉其实正是须须老祖的天敌,但须须老祖修炼了十余万年,功行深厚异常,又怎会害怕一个初出茅庐几十载的金蝉?她忌惮的是在空中的李宏和她身边的端木幽兰。

    鱼龙上人劫后余生,对曲杨、摔琴也有了不一样的感情,见沐初音拦住须须老祖,似乎就要动手,于是也赶了上来,手中的宝剑一挥。“要是动手,算上贫道一个。”

    须须老祖见李宏似乎无意来对付自己,暗中松了一大口气,冷笑道:“几个无知后辈竟然也敢跟本尊叫嚣?你们家大人不动手,本尊收拾你们不在话下!叫你们知道知道厉害!”身子一撞,就要闯将出去。

    几人同时施法,得到了心火传承的沐初音与摔琴一左一后生生地拉住了须须老祖。鱼龙上人的红龙与沐初音的金蝉更是一前一后形成了围堵之势。

    曲杨帮不上太大的忙,就在一边摇旗呐喊。

    须须老祖毕竟是得道久远的老祖,几人合力仍然显得勉强。

    来去公在一边跃跃欲试,但自忖也不是对手。最后还是绿月出言指点,摔琴想起自己新近功行圆满的金刚宝树,于是吐将出来,压住了须须老祖。

    须须老祖勃然大怒,不甘心被五个后辈所制,还要使出古老的毒辣法术,想要脱身。

    李宏见状请端木幽兰祭出一窜符阵,最终将须须老祖降服。

    “李宏,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好歹也得了我天然宗的好处,怎能恩将仇报?”须须老祖一见李宏气势就羸了,现在再不敢宣称李宏是天然宗弟子,所以只能说他得了好处。“我还以为你……你不会动手……”

    李宏也不否认:“我原也不想动手,但你心性歹毒,若是伤了我的弟子岂不糟糕?我那七根道木也的确得自天然宗,与你也不能说毫无渊源。既如此,我不杀你,反而给你一个机会如何。”

    “什么机会?”须须老祖扯着嗓子尖叫。“要是安排得不好,我可是宁死不屈的!”

    李宏笑道:“可是个好差事,你若不应承,我也可以让圣祖来做。”

    “圣祖那条老蛇?她想得美,你且说来听听是什么机会。”

    李宏回身一指远方:“你看那斗数宫外正缺一棵镇山神树,你可愿当此重任?”

    “不要!本尊脱困不久,怎受得了终日站在一处地方动也不动!”须须老祖恼怒了,女人的脸庞嘶吼起来。

    李宏也不生气,耐着性子说道:“你别小看了斗数宫外那一片地方,看着只是方寸之地,但其实广大无比,你能来去的地方有方圆万里之距。而且,你借着我那斗数宫的神法可以一眼望穿大千宇宙。除了这个人间,天地中还有无数大小世界,你难道不想看看吗?我记得当日你曾说过,你要将身体长到天然山外,然后看清三山五岳。大千世界可比三山五岳广大得多了。”

    “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还这么好心?”

    “万事皆有缘法,一切总有定数。当初若不是借了你的因果,我也逃不出天然山,今日又岂可以怨报德?更何况,杀了你于我有什么好处?留着你反而能与我的斗数宫配成一对,方才显得正大辉煌。”李宏说得平和,须须老祖感受到了李宏的坦率,知道以现在李宏的手段与身份,实在也不屑跟真跟自己动手,于是稍微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

    “你要是骗我,我就把你的宫殿给毁了,反正那也是我的天然宫变化来了!”须须老祖外强中干地装腔作势。

    李宏笑道:“岂敢岂敢!”接着施法,顷刻后须须老祖就在斗数宫外生根芽,开始维持此山的灵气。

    “看到了,果然看到了!”须须老祖急不可耐地按照李宏的传授,借助着斗数宫的法阵一眼望到了数十万里以外的无尽洋禁制之中。

    禁制内,圣祖正昂着头,露出愁容。“草还丹神树没了,长生不老也没了。”

    姚不惑不久前被筱嫦君的气势所震慑,还在惶恐之中,听见圣祖喃喃自语忍不住问道:“老祖,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逃吧!除非你想跟须须老祖那个老东西一样给人家看守门户!”圣祖竟然也一眼望穿了数十万里的距离,瞧见了须须老祖得意的神情。说完,她一把拉住姚不惑,撕开虚空,朝着一个陌生的世界飞去。

    “我不要再回到天然山去了,当圣祖的感觉挺好的!”这分明是飞琥的想法。

    姚不惑的红袍抖动,显得踌躇满志。“到了新世界,再没有李宏这样无法战胜的对手,本教主终于可以大展宏图……我还要再创一教,杀光所有的妖族,建立一个理想国度,让世人尊崇我……”

    李宏望向远方,微微摇头,似乎对姚不惑的执着感到可笑。

    安顿好斗数宫,李宏将雪峰上众人唤到一处,准备返回风魔岛。筱嫦君的传承以及通天教的教徒都需要李宏去安顿。顺便还要在神州游走一番。无量劫仍在不断持续,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者都未能幸免,李宏也要趁机收纳新的门徒。

    小道人和三花丰登童子终于服气了,乖乖地跟在了身后。

    古老的道统随着道祖们封闭天界之门已经消逝。

    李宏一想到道祖们夺舍弟子的事便不由得怒火中烧,因此决定未来的道门是师徒相承,但只传道法与道德,而再不传递道统,这样一来道祖也再无法借助自己的弟子监视人间。。

    道门之内,自此更无悟山、苍茫山亦或玉清山之别,道士一家。

    悟山的姜明岳苦苦支持着,但门下已无传人。剩余的道门大道士则都投奔了风魔岛,注定了在无尽洋上终老,唯有悟山海外分支在冷继贤的带领下还在奉行着‘出世’的宗旨。宋清平与石胜英三番五次地传信,试图告诉冷继贤有关天界与渡劫的真相,但冷继贤一概不闻不问,他笃信自己过往知道的那一套,并以此传授弟子,永不更改。

    南明离火剑宗在老狐狸南宫奉天的谋划下总算躲过一劫,在海外涅槃重生。随着道门的收缩,散修们也终于得以崛起

    李宏从北方出,一路南下,看到人口凋零,灵气淡薄,道法失传,心中不无感慨。端木幽兰劝慰道:“天道循环不息,道法再度昌明应该就在不久的将来。”

    李宏挽住端木幽兰的手欣慰不已,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天穹。在那里,似乎也有人在对着自己颔赞同。

    ……

    不远处,躲过天劫的欧阳南与赫连主教从一片山洞中走出,形容憔悴,但精神尚可。他们腾起云驾起雾,迎着李宏的方向飞去。他们是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人物,也要走入新的世界。

    极西的地方,失去了教主的全能教正在一片混乱,经过连番大战之后,新的教主被推举出来。他们不知道遥远的东方生了什么,还在不自量力地谋划着自己的阴谋。就在这时,一路走走停停,躲过了无数劫难的白君成终于从一片云霞中落到这方土地。

    “这就是全能教的总坛?”白君成露出疯癫的笑意,迈步走进了一片高大的建筑。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一个疯疯癫癫的道士正在奋力追赶。“打个,你等着我,我来了!咱们兄弟合力一定能夺回玉清山掌门之位。”

    时空乱流中,花中人一扬手,接到了来自李宏传递给自己的心火。端详了片刻后,花中人双手合什,默默轻语。“道长哥哥,相濡与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你既安好,我便安好。”

    说完这话,她一抬脚,走出了乱流,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刚一落地,花中看到远处一团火光,甚是眼熟。“咦,那不是什么‘旦夕真君’吗?”花中人微微一笑,想到今后自己也有事要做了。

    风魔岛上,风西楼、范竹筠等等地仙之祖的弟子都在恭迎李宏的归来。崔氏站带着十里累在青木真人身边,混在人群中,精神奕奕。这只老虎,福缘深厚,哪能想到最后竟然修成了正果,呆呆地傻笑着,口水迎风而动,引来身边徐似、裂心不住的侧目。但他们可不敢碰十里累一根指头。

    大家都没有注意,困风洞内有两个人溜了出来。

    “乌名蝉,真有你的,竟然知道这条禁制的漏洞。”

    乌名蝉嘿嘿一笑:“乌冶之,你也不赖,学会了不少奇妙的蛊术。这天地中还有很多比蛊虫、风精更小的东西,咱们逃出生天,将来必然大有作为……只不过一定要躲开这里的所有人,躲开风魔岛……”

    乌冶之有些恋恋不舍,望向了西边,他真希望还能再见一次沐初音。

    ……

    十年后,无量劫逐渐消失,天地恢复宁静。李宏重塑道门,被门人弟子尊称为大天尊。

    摔琴、沐初音和广泽都是李宏的第一代入室弟子。

    这一日,李宏兴起,将【嫦君自在天】往天地之交一送,借用无上法力将筱嫦君留下的星尘与自在天压成一片,星尘在上,自在天在下,由此两层叠加,彻底遮住了原本的天界所在。紧跟着,他取回自己的七根道木,将它们安置在自己的自在天内,往下生长,形成七根擎天天柱,将【嫦君自在天】和道祖们的天界与地面永久分离。

    “道士们修行总得有些盼头才能不断奋进,将来只要度过了自己天劫的道士都可以来我这自在天中常驻。”李宏就此宣布,以后自己的【嫦君自在天】就是新天界紫府。

    广泽奉命带着六道轮回去了西边无道原旧地,借着李宏传授的无上道法重启了一座高山。李宏对广泽言道:“凡人若死,有功德者可脱不入阴间,不入轮回,就去你这方世界吧!”

    广泽俯行礼:“谨遵大天尊懿旨。”

    广泽在无道原内广传善缘,不少杀孽深重的修行者最后都投入了他的门宗之内。

    夕阳下,两个高大的身影跟在一个瘦小的身影后面,也踏上了前往灵九天峰的道路。“黑大哥,广泽那家伙现在也成了一个什么祖师,会不会瞧不起咱们?”

    瘦小的人影不屑一顾地扭头,冷哼一声:“他敢,我找他他大哥广凌说理去。”

    三人随即大笑起来。

    广凌继续在人间传道,收下若干门徒,也被弟子尊称为圣人。

    李宏将人间之事交给这些弟子去处理,乃是秉持了无为而治的想法,他自己的修为已经在天道之上,却偏偏驻留在人间,因果仍在,稍有轻举妄动便可能牵连大千世界无数生灵,是以一动不如一静。

    大家都在修行路上奋进之时,唯有公孙隐在一片茫茫山脉之中坐享清福。四个山魈被无梦收拾得服服帖帖,成了忠心耿耿的家仆。但无梦还没有满足,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公孙隐也制得服服帖帖。

    “必须言听计从!”无梦怪笑一声,迈进了洞府,洞中随即传来公孙隐阴阳怪气的嚎叫。她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范竹筠已经寻来。范竹筠得到指点,知道公孙隐藏在此山之中。为了完结自己的因缘,她必须找到公孙隐。

    ……

    “大天尊,你如今传下的道法可是统领天下修行门宗之牛耳,我看你不如改名叫做……”曲杨跟在李宏身边,俨然是个护法。

    端木幽兰掩嘴掩嘴而笑:“这个名字倒是适合广凌,人家都说他善听,犹如有千只耳朵……”

    曲杨一晃大脑袋:“端木天尊所言极是。”

    李宏一摆手:“广耳可不怎么好听,这个字还留给我们的后代好了。”

    徐似与裂心如今都成了众人眼中的大人物,整日跟在李宏身后,威风八面。

    徐似是个鬼灵精,他听到李宏这样说,忍不住问道:“主人,您这天界里也不能长生不死吧?不然怎么还要后代?……”

    一句话惹得端木幽兰俏脸微红。

    李宏笑道:“可得长生,但远非永生不死。天地都有相合之时,日月也有阴晴之期,凡人又岂敢奢望永生不灭?将来自有我弟子继承我的思想,自有我的子孙承袭我的血脉,这便是凡人的生生不息!”

    全书完。(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飞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客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袁四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袁四爷并收藏飞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