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海神?”

    有些感叹地看了一眼那颗狰狞的头颅,它的主人可是这方世界初辟之时最早诞生的强大生灵,可不是那些外星人假冒的神灵能比的

    说起来神话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盘古抟土造人的女娲想来也是同样的身份,只是传说中盘古高九万里,而这海神的头颅看上去不过米斗般大小,按比例换算他整个人也不过六七米高下,这差距可是有点大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bsp;?&bsp;??????

    “别想这些跑火车的东西了,你不觉得你的妞现在很危险吗?”

    心里一抽,洛云连忙通过通讯器大声喝道:“彼岸快退回来,等炮台和轰炸机炸碎了那鬼脑袋再和中枢单挑。”

    被怜月一提醒,洛云此刻真的有些慌了,中枢栖姬是何等人物,她费了那么大的心力复原的海神头颅总不会是拿来好看的,而通常头颅想当然是用来作为施放精神攻击的媒介,而一颗很可能残存着先天生灵残魂的头颅施放的精神攻击会多么可怕洛云不清楚,但他绝对不愿也不敢让彼岸尝试,一旦在这种层面的攻击中受创,其伤害很可能是不可逆转的。

    而听着洛云有些急切的呼喊声,彼岸心里不由微微一暖,不过动作倒是丝毫不慢,飞快地向后方急退。

    与此同时大群基轰炸机猛地冲向中枢栖姬,雨点般的航空炸弹劈头盖脸地砸向中枢和那颗诡异的海神头颅。

    看也没看那些以自己为目标的航弹,那雨点般的航弹真的像雨点一样,在中枢栖姬身旁爆炸也只是掀动了她的裙角和长。

    而那海神头颅面对众多航弹眼中碧蓝色的冷光一闪,身旁巨量的海水被瞬间抽取化为一根根色泽暗蓝的冰箭猛地刺向空中那一架架轰炸机。

    光屏前的洛云不由暗叹一声,这成百上千枚的冰箭论威力已经丝毫不逊色一个水系群体攻击型禁咒了,而这种足以决定一场万人战役最终结果的强大魔法,这鬼脑袋竟然能召之即来,这也只能说明海神毕竟是海神,即使一颗脑袋也比那些圣魔导师之类的强者上蹿下跳半天来得有用。

    而那些被冰锥刺破机翼的轰炸机受损轻微的倒还能勉强转向返回机场,而那些受损严重的则干脆在飞行员妖精的控制下团身撞向那颗海神头颅。

    中枢栖姬见这情形不由眉头一皱,她防御逆天,这些轰炸机的自杀式攻击没有效果但可不代表那海神头颅也可以无视这些攻击,这毕竟只是她以大量海族的血肉配合那枚完美级水晶生成的复制品,比起原先海神脖子上的那颗防御力想必会差上许多,这些带着数吨弹药和大量燃油的轰炸机若是真的就这么撞上去天知道会生些什么。

    眼看着一架架轰炸机在保护着那颗头颅的空间屏障上撞得粉碎,洛云皱着眉头给深海中的死库水大队下达了攻击指令。

    整整六十枚侵蚀鱼雷杂乱无章地射向那枚头颅外围的空间屏障。

    中枢栖姬眉头一挑,纤指轻弹间,数十道次元斩迎向那些来袭的侵蚀鱼雷。

    沉闷的爆炸声中,整整六十枚鱼雷被尽数拦下,甚至连碰都没能碰到那层空间屏障。

    中枢栖姬脸上刚刚露出一丝讥嘲的笑意,远处一道刺目的白光猛地破空袭来,沿途所过之处,大片空间犹如压路机下的木板一样寸寸断裂,而那保护着海神头颅的空间屏障也在那白光中悄然消融。

    中枢栖姬骇然转头看去,现了正立于舰桥上的大和美目生寒地望着自己,而她手中还提着那已经重伤昏迷的防空栖姬。

    战舰搭载的反重力炮攻击力几乎已经达到了这个位面所能容纳的极限,只要再强上些许便会彻底轰碎主位面的空间壁障进而破开一条空间裂缝注入亚空间,而硬接下了这等攻击,也让那海神头颅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那颗巨大的龙头上鳞甲破碎,寄居于其中的海神残魂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

    而趁着这个机会,彼岸咬了咬牙,一抹由黑白二色的烈光融合而成的灰白光一闪而过,彼岸身后的空气,六个扭曲的巨大漩涡猛地生成,六道恐怕的吞吸之力直接作用在了那颗海神头颅中的残魂上。

    在丧钟、火照之路两大天赋技能的加成下,彼岸的第四天赋森罗万象的灵魂攻击力已经被强化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此时此刻,中枢栖姬也只能固守心神以抵御那六个轮回漩涡的吞吸,片刻后,森罗万象的吞吸之力,火照之路的侵蚀之力,丧钟的抹杀之力同时消失,三大攻击天赋齐用固然威能滔天,但消耗也是无比可怕,即使如今彼岸已经成功进阶深海水姬,但最多也只能坚持三息时间。

    三息过后已经是风平浪静,而当中枢栖姬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彼岸面色苍白如纸,但她的脸上却挂着一抹胜利的笑容。

    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海神头颅,那先前以巨量海族血肉催生的肌肉鳞甲此刻都已经被剥离一空,如今也只剩下了一颗色泽犹如赤晶的骷髅,眉心处的一枚碧蓝色的完美级水晶也已经满是裂痕

    ……

    又到一年平安夜,接连两天的大雪将节日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雪中的霍亨索伦城堡更是美得犹如童话一般。

    顺着窗外看去,不远处便是风景如画的博登湖,而在博登湖畔一座由艾丽卡亲自设计的精致城堡已经破土动工,这座被她命名为新天鹅堡的城堡也是她为自己选定的新房,只是自从那场旷世之战后,洛云和他的同伴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几个月过去了依然是音讯全无。

    霍亨索伦城堡中的所有仆人都被艾丽卡放了假,此刻幽静的起居室里,只剩下壁炉中烧得正旺的木柴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轻响,眼看着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艾丽卡轻轻叹息着,关闭了室内的魔法灯,接着用一块火系魔法石点燃了面前一块小小蛋糕上的一粗六细一共七根蜡烛。

    今天是艾丽卡成年的日子,在白天她的成年礼上,整个帝国的所有贵族包括那位高高在上的教宗陛下都给这位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统治者送上了一份价值不蜚的礼物,只是堆积如山的礼物似乎也没能博美人一笑,在成年仪式上接受了父亲艾克斯的祝贺后,这位条顿女皇便拂袖而去,留下了满厅贵族面面相觑,许久作声不得。

    当繁华褪尽,能够陪伴自己的只剩下往昔的回忆了吗,拄着脸蛋,艾丽卡看了一眼那生日蛋糕旁一盘呈现古怪粉红色的歪头歪脑的包子,轻轻吹灭了那七根已经快要烧到根部的蜡烛。

    眼眶有些红地看着那悄然升腾的袅袅青烟,那家伙终归是失约了,只是还没有消沉一会,突然间从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却让艾丽卡瞬间振奋。

    “咳,多考虑一下我这种普通人好吗,大雪天飞机没法起飞,坐了一整天的马车赶过来,又好不容易爬到窗口,还没多看你一眼就把蜡烛吹了,这多扫兴啊。”

    一身圣诞老人打扮的洛云拖泥带水地从窗口爬进屋里,还没等他站稳,一个香软的娇躯便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小脑袋在怀里拱了半天,艾丽卡猛地抬起头怒视洛云道:“这几个月时间你跑去哪里了?”

    “如今家里多了好几百号人,原先的尼克莱尔庄园可是住不下了,就干脆去寻了个海岛作为新家,而且现在家里有三个孕妇需要照顾,可不是我故意要躲着你的。”

    “三个孕妇?”艾丽卡眉头一挑,不过很快便轻哼一声重新将脑袋靠进洛云的怀里:“不过能记得今天赶回来还算你有点良心。”

    “那当然,你的生日我怎么会忘记。”

    “那我的礼物那?这可是我的成年礼,一辈子只有一次的,那些不相干的人都送来了好些东西,你的呢?”

    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洛云笑道:“有没有觉得我今天打扮得很有特点?”

    “不就是圣诞老人吗?”小嘴微翘,艾丽卡轻哼一声,但仔细一看很快便现了一些特殊之处。

    帽子,衣裤都是圣诞老人的那身,但那根腰带的系法看上去有点像,好吧,那就是扎在礼物盒上的丝带花。

    “你觉得这件礼物怎么样?”

    皱着鼻子轻哼一声,但一抹笑意却怎么也绷不住地浮现在艾丽卡的脸上。

    “不怎么样,不过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被大雪装点着的夜空中,一朵朵灿烂的烟花不断地盛放,笑声,惊呼声不断从帝都的每一间房屋中传出,艾德琳小姐身后的那间也不例外,贴心地关上了那扇供某人通行的窗子,免得寒风吹雪打扰到屋里的那一对小情人。

    艾德琳望着空中璀璨的烟花,脸蛋红红地呢喃道:“生日快乐,小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镇守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客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四季七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季七曜并收藏随身带着镇守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