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不屑地说道:“还不是这梁玉贪财,眼看酒楼经营不下去了,正好遇到春风得意楼那个死胖子,她见那死胖子鹤立群有钱,便勾引人家,那鹤胖子也是一勾就中,不过也难怪,像梁玉这种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是男人估计都把持不住。”

    说着他瞄了几眼孔若等三位姑娘,见孔若脸有愠色,马上又圆场道:“不过,纪老弟,你肯定能把持住,毕竟你的这些夫人个个都貌美如花,比那梁玉美多了。”

    孔若和罗雀难得的同时不约而同地喝道:“谁是他夫人?”

    吴山错愕地看着她们,纪渊马上附到他耳边轻声说道:“还都是未过门的,在争大小呢!”

    吴山顿时一脸羡慕,竖起大拇指道:“纪兄弟真是好福气!”

    阿布却嘿嘿笑了起来,然后一脸神秘道:“事情啊,其实并没有吴山老弟说得这么简单。”

    众人果然被他勾起了吃瓜兴趣,注意力马上转到了他身上,纪渊乘机说道:“看来阿布大哥知道一些内情啊!”

    阿布愈发得意起来:“那是当然的了,我跟你说啊,早年这胡玉楼被梁玉这样折腾,大家也都不是傻子,所以来得人慢慢就少了,生意也是越来越冷淡,眼看就要关门大吉了,宋灵襄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却怪罪梁玉。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鹤立群鹤胖子打起了梁玉的主意,起初梁玉根本看不上鹤立群那个胖子的,但是宋灵襄却把她给卖了,偷偷地把她灌醉,然后送到了鹤立群的床上,这下子可就便宜了鹤立群那个胖子,他一夜快活之后,二人生米煮成熟饭,梁玉只得下嫁给鹤立群了,宋灵襄因此得到鹤立群一大笔钱,这才让胡玉楼撑了下去。”

    众人都很气愤,看来这宋灵襄和梁玉竟然是一对塑料姐妹情。

    孔若气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原来这宋灵襄也不是个好东西。”

    纪渊心中震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梁玉应该非常恨宋灵襄才对,可是李崇义为何说二人现在还是很要好?难道说宋灵襄因为以前的事情内疚,所以才把胡玉楼等自己的财产赠送给了梁玉?

    阿布嘻嘻笑道:“三位纪夫人莫生气,其实这事情对梁玉来说,未必是坏事情,你看她现在不是过得挺滋润的吗?这女人啊,只要你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吴山马上附和道:“对对对,晚上吹了灯,还不都一样。”说着二人淫笑起来,显然二人平时就喜欢这么肆无忌惮的说笑。

    “嘭”“嘭”两声,却是二人分别被孔若和罗雀两人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

    罗雀恼怒道:“说了不是纪夫人,还喊个不停!”

    孔若却喝道:“让你们看不起女人。”说完之后,她兀自不解气,一转头看到一脸淡定的孙宁,便开口询问道:“孙姐姐,你要不要也揍他们一顿?”

    显然刚才这阿布开地图炮,孔若认为是女人都会生气的。

    孙宁狡黠地一笑道:“不用了,我已经在他们刚才喝的酒里下过药了。”

    “哇,还是孙姐姐你厉害!”孔若惊喜道。

    一旁的罗雀却没有说话,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孙宁。

    五人酒足饭饱之后,纪渊突然神秘地对罗雀道:“罗雀姑娘,你知道我们来胡玉楼吃饭为何必须带着你吗?”

    罗雀一愣神:“为何?”

    “帮我们结账!我们这次出来匆忙,可是都没有带银子的。”

    “你……没钱来吃什么饭!”罗雀这才惊觉自己上当了,柳眉倒竖道。

    “我们其实是来查案,顺便吃个饭,你总不希望我们因为吃霸王餐而被扣在胡玉楼吧,这样不是还需要你六扇门来救我们?”纪渊一脸无耻道。

    显然纪渊说得很对,而且到时候来救他们还是得交银子。

    罗雀思虑片刻只得认栽,然而让人尴尬的一幕却出现了,由于纪渊点得东西太多太贵,罗雀身上的银子竟然不够

    罗雀恶狠狠道:“你没带银子,还敢点这么多!”

    纪渊耸了耸肩,故意委屈道:“我以为你们六扇门的人,都是俸禄很高的,谁想到罗雀姑娘你……”

    罗雀却冷哼一声:“在这等着我,我去去就回!”说着走出了胡玉楼。

    孔若不无担心道:“她该不会跑了吧?”

    谁知罗雀转眼便返回,然后马上拿出了足够的银子,结帐走人。

    孔若不无好奇道:“你刚才不是还银子不够吗?怎么出去一下就够了?”

    罗雀没好气道:“你以为我们六扇门就我一个人吗?”

    众人心中恍然,罗雀刚才出去一定是找了其他六扇门的人借了钱,这就说明一点,在胡玉楼附近还有其他六扇门的人。

    出了胡玉楼,罗雀不耐烦道:“纪渊,你还需要我配合什么?”

    纪渊直截了当道:“带我们去案发现场,宋灵襄的家里看看!”这确实是一个合理的要求,罗雀只得应允。

    宋灵襄的家确实比较偏僻,附近虽然也有不少住户,但是和繁华的朱雀大街比起来,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宋灵襄的宅子不大,三间房子加一个别致的小院,毕竟就她一个人独居。而她被杀之后,这里便被封了起来,至今为止,无人前来问津,所以现场倒是保护的很好。

    宅子里因为一个多月没有人打扫,已经灰尘满地。

    众人小心翼翼地进了宋灵襄的宅子,很快便来到了案发现场。

    罗雀指着里屋道:“宋灵襄的尸体就是在里屋发现的,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而宋灵襄身上除了脖子上的勒伤,没有其他伤口,所以我们怀疑,杀死宋灵襄的是个高手,一出手便很快勒死宋灵襄,宋灵襄连反抗挣扎的时间都没有。”

    “等一下,你说宋灵襄的尸体在哪里被发现的?”纪渊突然奇怪地问道。

    “在里屋啊!”罗雀莫名其妙道。

    纪渊心中疑虑,他记得花月容告诉他,她进门发宋灵襄的尸体是在外屋和里屋的连接处,为何罗雀他们却说在里屋发现尸体的?莫非尸体在花月容走后,被人移动了,亦或者尸体真的诈尸了?

    众人又里里外外仔细勘察了一番,也没有什么重大发现,眼看天色已晚,只得各自打道回府。

    但是接下来两天的调查却非常的不顺利,眼看到了第四天早上,李世民给的最后期限已经到了,纪渊他们仍旧毫无进展。

    第四天早上,纪渊一行人早早地起床,吃饭的时候,纪渊似乎并没有愁容满面,胃口还不错,倒是孔若却急道:“纪渊,今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再不破案,花姐姐就被问斩了,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纪渊却胸有成竹道:“放心吧,虽然案子没有破,但是通过这两天的调查,我掌握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足够换花月容的一条命了。”

章节目录

大唐好伙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客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礽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礽七并收藏大唐好伙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