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进岔道,超速疾驰数公里后,一只灰色棉袜踩下刹车,黑色suv缓缓停靠路边。

    唐朝转过头来,看着后车厢内正在紧急处理伤势的两人“怎么样卫叔?要不要先开去医院看看?”

    “呼……不用,问题不大。”放下衣袖,老卫尝试晃了晃手臂,大致判断道,“皮肉伤,没有动到骨头,回去涂抹点药水揉揉,再贴几片膏药缓缓就好了……运气好,当时站的角度不错,侧面,不然这次估计得栽了。”摇头苦笑,神色间不由露出几分庆幸。

    事实也就是如此,虽然在唐朝看来是有些花里胡哨、华而不实,但冷漠男子身手不错的,嗯,比一般雇佣兵要强。这不是讽刺,雇佣兵比之杀手本就要更为依赖枪械装备,近身搏杀这种事情现代战场上大多用不到的。再加上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一腿的威力,老卫若是正面接,劈实了,那就不是两条臂膀淤青那么简单了,怎么着也得再加一条断骨胳膊。

    “那个人,有问题!”收起医疗箱,钟婉清眉头紧皱,“绝对不是寻常明星保镖,他手上……说不好就是亡命之徒。”

    本来应该是想说对方手上有人命,但中途看了眼唐朝,临时转变了说法。她能看得出来,老卫这种退伍侦察兵自然也能,顺其自然的岔开笑道“说来还是小唐厉害,一瓶喷雾就给放倒了。这就叫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呵呵。”

    钟婉清闻言看了眼唐朝,面色不由古怪,老卫当时伤了没回神瞧见,但她当时就站在某人身后,自然是看了个仔细,防身喷雾只是幌子,那隐藏下的一脚撩阴腿踢的才叫果断……

    独门绝技啊!

    先是老卫,再是方才那位,通通栽了。

    感受着瞧来的古怪视线,唐朝嘴角微不可察的扯了扯,他也不想的,这不还搭进去一只鞋呢嘛……要怪就怪对方打的太奔放,站位角度也实在太舒服,不上一腿唐朝甚至都觉得对不起对方的刻意配合。

    “有这么个家伙在……这次任务怕是难做了。”些许沉默中,老卫悠悠叹道。

    “这也恰说明姓关的有问题。”想了想,钟婉清脸色沉了下来,“还有那个叫周什么的委托人,应该也是一伙的。”

    老卫若有所思“是了,昨天刚签的合同,今天就摆这么大阵仗,说不通啊……”

    “不只是这个,我刚才故意套那个胖子的话,他开价五十万,正好就是我和廖冰谈妥的价格,合同上有写的……这个二五仔!”

    钟婉清恨恨一锤手掌,唐朝闻言微怔,瞬间想起昨晚下班时见到对方签完合同后出门打电话的情景,挑了挑眉,会玩啊,合着还是无间道呢。

    “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再说,让木灵查查那个人的底细。小唐,你坐副驾驶,我来开车。嗯,回头你去买双鞋,公费报销。”

    “好的,谢谢老板。”

    唐朝却之不恭的笑眯眯应下,一双好鞋到手,这也是应有之意,有贡献的嘛。

    一路无话,回转百草事务所。

    出师不利,接下来在没找到突破口之前,自然不宜再度行动。

    刚回来没多久,木灵就找到了冷漠男子的资料,如此之快的效率,明显就不是通过正常途径了,钟婉清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对方都下狠手埋伏了,她们再不做点动作出来,未免太过憋屈。

    资料很简洁,冷漠男子名叫武坤,越南国籍,半年前自国外通过正常渠道抵达华夏岭江,中途没经过任何波折,直接就入了关文凡的工作室,任职安全顾问,后者对前者似乎很是信任,无论去哪里基本都带着,好几张机场饭拍照片里都能隐约找到前者的身影。

    就这样。

    至于武坤在当关文凡安全顾问之前,具体在国外都有做什么,查不到,也不可能查到,那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事情,不是网络技术好就能解决的。

    实际就算唐朝出手,找到的资料也不会多到哪去,雇佣兵本就是赚快钱的行业,高风险又使得人员流动量极大,来去一阵风,哪里局势混乱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除非是那种人员固定、在业界又有一定名气的队伍,不然根本没人关注。

    就算关注,关注的重点也基本只是队伍,而不是某个人,除非能做到如唐朝前世那般地步,成为一个行业的传说,否则谁会在意一个士兵的死活。

    钟婉清几人拿着那张简单资料,研究来研究去,最后也没研究出个什么来。这无疑让几人很是失望,要知道钟婉清都打算发动老同事关系,想着这人如果有点案底啥的,干脆就先弄进去住几天,省得碍事,结果对方履历如白纸,正宗的国际友人,这就难办了。

    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下午木灵溜号出去买零嘴,回来后立刻神经兮兮的说她被跟踪了。

    嗯,唐朝目前还未涉及到这方面,但事务所确实是有类似反跟踪培训的,毕竟挣得就是这行钱,有所防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木灵……不说她一个搞内勤的基本用不着,就是她那神经大条、见天脱线的思维脑洞,也不可能培训得起来。换而言之,能让她察觉到被跟踪,那除非是亦步亦趋跟踪到眼巴前了……

    事实也就是如此,卷帘门对面街道边上,一辆黑色小车明目张胆的停着,前后摇下的车窗内,是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黑西装都没换。

    这还是明面上的,暗处的比如仓库后门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守着了。

    大眼瞪小眼,彼此互瞪了会。

    “这是堵门了啊!”唐朝感慨叹道,老实说,这种感觉于他来说还真就挺新奇的,两世为人都是头一遭。

    不是没人跟踪,那在前世是常事,毕竟名气到他这种地步的,基本今天出任务杀人,过个几天几礼拜若干人就知道了,地下世界没有秘密可言。

    杀一个人,也就代表背起一段恩怨。

    但跟踪能跟到如此光明正大堵门地步的,这在前世还真就没有,开什么玩笑,且先不说唐朝会不会被堵到,就说堵一个顶级杀手的门……真没死过吗?他可不是仁见仁基,在地下世界虽然算不得凶名昭著,但脾气也绝对好不到哪去,打个飞的横跨半个星球海域上门杀人那是常有的事。

    嗯,倒是有不少女人曾经堵过他的酒店房门,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不我们报警吧。”紧张兮兮的木灵从钟婉清身后探出脑袋来建议道。

    “理由呢?”老卫无奈摇头,“总不能人家坐在马路牙上吹风,就把人抓起来吧。”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不得不承认,对方下了手好棋。你不是调查公司嘛,我先把你给调查了,看你还怎么调查……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简单粗暴但有效。

    这样的状况自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也用不着如此,关文凡那边已经在走离婚流程,再活动活动,估计等廖冰几天后一脚踏出拘留所大门,另一只脚就得再度迈进法院大门。而若是法院裁判下来,他们这单子也就基本黄了。

    “不用理会他们,上班。”钟婉清拿了主意,随即面无表情拿起手机,按动号码,一旁木灵瞧见了不由纳闷,“不是说没法报警吗?”

    “谁说我要报警了?喂,交通支队吗,我举报……百草街这边有人违章停车,一辆黑色大众,阻碍交通……对,你们快来处理吧。”

    啪,挂断电话,朝对面轻蔑瞥去一眼,“之前教你们打架,现在教你们如何盯人……真当我们这行钱好拿的,还想坐空调车里监视,美得你!”

    “哈哈,清姐威武!”木灵大笑,八爪鱼似的攀了过来。

    唐朝与老卫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竖了个大拇指,好吧,惹什么也别惹女人,小心思多着呢。

    回转过身来,钟婉清貌似想到什么,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个神秘微笑“大家这两天正常上下班,这事我来搞定……说不定还是个机会呢,呵……”

    …………

章节目录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客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临海狸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海狸猫并收藏现代杀手生存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