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又黑了一些。

    有明虎队员回来通报“公子。”

    “进来。”王老虎从床上坐起,一个明虎队员多外面进入房来,夜晚的明虎队员又换了清一色的黑色蒙面衣服,“公子,嫌疑人穿着夜行衣向后山而去,队长带人已经跟过去了。”

    “他要行动了!”王老虎道。

    在这夜色渐浓的时候,这人却穿着夜行人独行,看来今晚是有行动了。

    王老虎也换上了一件夜行衣,跟着这名明虎队员出了房去。

    十三寨  的后山。

    布置着土家的一些暗哨和明哨,这些岗哨,是土家的安全保命线。在漆黑的夜里,他们负责土家寨的山大门。

    一个漆黑的身影已经悄悄地来到了后山。

    他身手敏捷,手上拿着一件兵器,这件兵器并不长,它只贴在手的背面。

    这是一个明哨,这个路口是从后山进入土家寨的唯一道路,在这道路两旁,有两个土家兵正在左右调换着位置,他们两个岗哨深知责任的重大,并没有多少的交谈,经过简单的交换之后,他们的目光又看向了远处。

    远处一处漆黑,并没有发现什么状况,没有状况却是好现象,说明一切平安。

    但他们没有想道,在寨子里,却有一个黑影向他们而去。

    黑影向着两个明哨的后边一路摸过去,他的身体贴着树可是路旁的草丛,一路过去。此人的功夫应该不差,他走起路来声响并不大,看来有一定的轻功底子。

    离土家的两个明哨越来越近。

    两个土家兵却没有发觉。

    后方的黑衣人朝着离他近的一个士兵扑了上去,他手中的兵器呈圆环状,紧紧地贴在他的身后,他扑上去,用他的手贴在土家兵的身后,手上的兵器在土家兵身后一划,这个土家兵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另一个土家兵很快就察觉到来自寨内的危险,他举起了大刀向着黑衣人砍了过去。黑衣人就地一滚,并没有接砍来的大刀,大刀在空中划了个空。

    黑衣人从地上滚过去,双腿踢在土家兵的脚上,这一脚将土家兵踢倒在地,黑衣人一跃而起,趴在土家兵的身上,手上的的兵器在土家人胸前划过。

    土家人胸口挨了一击,倒地。

    在短短的时间里,黑衣人就将路口的两个明哨解决。

    黑衣人看了看四周,先将其中一个土家兵的尸体拖到了路边,然后又将另一个土家兵的尸体拖到了一起。

    他又一次警觉地看了看四周,他为自己的这次行动感到

    满意,他想到前面的路口,因为在这条道上并不只安排了一个明哨,在前面还有几个暗哨。

    黑影向着这条道路飞奔过去。

    跑到一处地方,他停了下来。

    他好像对这边十分地熟悉,他看着前面的一棵大树,这棵大树之上,有一个土家的暗哨,这名土家兵正趴在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树枝之上,盯着往土家寨来的道。

    黑衣人看清了树上的暗哨位置,悄悄地摸了过去。

    树上的土家兵并没有发觉来自寨内的异样,仍旧端坐于树上,看着来往寨内的道路。

    黑衣人很快就到了树下,他的身体靠在树干上,紧紧贴着。

    树上的土家兵没有发觉。

    黑衣人将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手抓住树干,脚尖一用力,再借助树干的支点,整个人身体向上而去。

    这一阵风似的响动,在万籁的环境中有些响声,这响声引起了树上土家兵的注意。但这一刻明显已经迟了。

    当土家兵感到有异样的时候,这个黑衣人已经在土家兵的后面了。

    黑衣人踢出了腿,踢中了在树上值守的土家兵,土家人从四米高的树上被踢落下来,“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黑衣人一跃从树上而下。

    土家人这猝不及的一跌,看样子伤的不轻,一下子还不能从地上起来。

    黑衣人向着土家人靠近了。

    土家人举起了手上的大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朝着黑衣人一刀砍了下去。黑衣人向右一闪,轻易地躲过了土家人的攻击。

    黑衣人哪肯给土家人机会,借助地的支点,来了一个倒勾,这一倒立而飞的动作,黑衣人在翻转的过程  中,他的脚尖正好打在土家人的头了,土家人被强大的脚力点倒在地。

    光当,土家兵的大刀甩出,跌落在地,他刚从树上跌落下来,已经伤的不轻,现在又被黑衣人踢中头部,一下栽倒在地。

    他口吐了两口鲜血。

    他双手抓着草,向前爬着,他好像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在小爬了一段后,他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物件,这个物件应该是通知联络用的穿天火。

    他刚取出小物件,黑衣人已经在他的前面,将他的手踩住了。这一踩,将土家兵踩的老疼,只听“啊”地一声,土家人没能再握住他怕得上的穿天火,穿天火掉在了地上。

    蒙面人蹲了下来,举起他手上的兵器,这件兵器明晃晃地,贴着蒙面人的手。

    刷地一声,兵器划过土家人的脖子。

    土家人倒地,双眼睁着

    。

    又解决了一个岗哨,黑衣人跟上次一样,将这个土家的尸首拖到了一边,  一个隐蔽的地方。

    “好一个奸细!”正当黑衣人正要离开的时候,黑夜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原来李添带人赶到。

    李添身旁跟着五个明虎队员,他们同蒙面人一样穿着黑色的衣服,只不过,他们的衣服是王老虎亲自设计的,跟蒙面人的截然不同。

    见到李添拦住了他的去路,知道自己的行迹可能败露,唯一能保全自己命的就是杀了眼前的几人。

    解决眼前的六个人,蒙面人想来是没有问题。

    他向前冲了几步,竟主动迎了上去,他要尽快消灭阻拦自己的人。

    李添也向前冲了几步。

    双步露戟向着黑衣人一路砍去,这带钩的利器与蒙面人的兵器有的一拼,都是呈现圆形状,只不过李添的是细钩,而蒙面人的粗勾。

    双步露戟砍在蒙面人的兵器上。蒙面人兵器背朝上,紧贴着他的手臂。

    黑衣人被李添的攻势向后退了几步,再加上,李添的身旁还有五个明虎队员在一旁协助,分分钟扰乱了蒙面人的步署。

    蒙面人向上一跃,借着脚的用力,改为主动进攻。蒙面  人在向上跃起,手上贴着的兵器也向外甩出,是一柄圆的弯刀,闪着呈亮亮的光。他一落地,便连着几个侧翻,他的身形轻盈,不拖泥带水,在向前翻的同时,手中的弯刀呈现突出在外的状态,同他的身形一起向前进攻着。

    蒙面人一路跃  ,一路踢去,他的两腿在李添的身体前形成了一股脚墙,李添双手挡于身前,被蒙面人的双腿踢中。

    李添向后退了几步。

    围  在黑衣人身旁的明虎队员冲了上去,大刀向蒙面人劈去,蒙面人一只脚尖踮地,向上跃了一小步,另一条腿向上提起,避过了大刀。

    另一个明虎队员的大刀也攻到,这大刀直指蒙面人的胸前,锋利的刀尖直直地向着蒙面人而去,蒙面人向后退了几步,明虎队员一路跟来。

    这之中,还有一个明虎队员的大刀在旁边向下一砍,乎乎的砍杀之声,带着明虎队员的稳扎步伐。

    蒙面人现在处于两个明虎队员同时攻击之下,蒙面人向后又是一个旋转,巧妙地避过了前面明虎队员的大刀,然后将手中的弯刀向上一抵,挡住侧面攻击来的队员。

    前面的明虎队员又已经攻到,大刀一招击出。蒙面人身体向后边一侧,避过,然后单腿向着明虎队员一脚踢去,明虎队员的右手被踢中,他后退了几步。

    。

章节目录

明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飞客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高原银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原银耳并收藏明虎最新章节